当前位置: 首页>>美国发布站 >>性知音

性知音

添加时间:    

日元和瑞士法郎是全球利率水平最低的两个货币,其价外看涨期权的期权费往往高于价外看跌期权。日本和瑞士两国均以美食天国,滑雪胜地以及利率水平超低,有时甚至是负利率而“闻名遐迩”。因此,日元和瑞士法郎经常被用作融资货币,投资者常见的做法是借入日元或瑞士法郎,然后把借进来的头寸投放到全球其他利率水平高的国家,寄希望于获取利差收益,这也就是所谓的“利差交易carry trade”(原文过于简略,没说太清楚。利差交易的操作原理是借低利率的货币,比如日元,然后通过外汇互换交易将即期日元头寸转换成美元,然后投资美元标价的资产,比如美国国债,过一段时间后可以将投资的美国国债卖掉,按照先前叙做的互换交易确定的汇率将美元再换回日元,这样就消除了投资期间的汇率波动风险。当然如果汇率水平对投资者有利的话,也可以继续持有美国国债,同时展期叙做美元/日元互换交易。由于美元利率在所有发达国家中属于最高水平,投资者的净收益=美国国债的票息收益-美元/日元互换交易成本,净收益如果高于投资者买进同期限日本国债的收益率,那么这笔交易就是合算的。)只要利差收益加在一起超过这两个货币对汇率的升值幅度,投资者这样做就是有利可图的。(这种做法是这样的,比如投资者的本币为日元,然后通过即期外汇交易,将即期日元头寸转换成美元,然后投资美国国债。由于做的不是前面注释中说的外汇互换交易,因此,这笔投资美元国债的交易其实是存在专业术语中所称的“汇率风险敞口”,也就是未来将投资的美国国债卖掉再换回日元的汇率并没有事先确定下来。如果在此期间,美元/日元的即期汇率出现贬值,也就是日元/美元升值,升值幅度超过了美国国债和同期限日本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那么这笔交易就是不合算的,投资者还不如直接用手中的日元买日本国债算了。因此原文中所指的做法是有汇率波动风险的。)

本文还会涉及到另一个问题:期权的波动率偏斜,又被称为期权的“风险逆转”,是否是有效预测某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升值或贬值的指标?例如,如果某货币对美元的价外看跌期权的期权费报价明显超过价外看涨期权,这是否意味着该货币对美元的汇率有可能出现大跌?抑或,汇率已经处于超卖状态,即将出现上涨?文中的分析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应有可能为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6月上旬,新疆平均气温不断上升,极端特殊天气出现次数减少,棉花进入现蕾阶段。预计6月中旬平均气温北疆大部略偏低,南疆大部接近常年。中旬内降水量北疆大部偏多,喀什地区、克州、和田地区、巴州等地的山区略偏多,其它地区接近常年。中旬气象条件对北疆喜温作物生长略有影响。建议棉区做好棉田追肥化控工作,降水明显的棉区适当推迟棉田头水灌溉时间。

今年4月,证监会核准设立了2家合资券商,分别为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和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的股东包括J.P. Morgan International Finance Limited(出资比例51%)、上海外高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比例20%)、深圳市迈兰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比例14.3%),以及新疆中卫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上海宾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朗信投资有限公司(均出资比例4.9%)。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将以两年作为一个滚动周期,并将各货币/美元的期权的波动率偏斜程度设定在0-100之间,然后将波动率偏斜程度与滞后程度为三个月的各货币/美元即期汇率的走势进行对比,这样就消除了超前反应的误差。例如,某货币/美元期权的波动率偏斜程度在过去两年里处于极低的水平,那么该指数将等于0;如果某货币/美元期权的波动率偏斜程度在过去两年里处于极高的水平,那么该指数将等于100。然后我们将观察到的结果分成十个档,并与滞后三个月的2008-2019年期间连续做多该货币/美元期货合约的回报情况进行对比,连续做多期货合约是指在原期货合约到期前10天滚动续作该货币/美元的最近交割月份的期货合约。

“上个月(张洋)父亲过生日,张洋出门前,还跟他的妹妹(张女士)念叨,说今年生日给老头好好过,让他乐呵乐呵,但是前几天张洋父亲过生日时,老头却断断续续哭了一天”,张女士的朋友小铭对新京报记者说。“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了,等待有奇迹发生”,张女士和家人们依旧等待着,期望有新的线索出现。

随机推荐